南瓜长在哥谭市

SKAM 超蝙 superbat DC 亨本 日本小队

【超蝙】那些稀奇古怪的魔法后遗症

Title:那些稀奇古怪的魔法后遗症
Rate:PG-13
Summary:被一个热爱音乐的魔法系反派攻击后有什么严重症状?蝙蝠侠会告诉你,时刻不停的背景音乐就是一个糟糕透了的后果。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不会再帮超人挡下这一击了。
提示:短篇一发完。文中的歌名与歌词一律用英文表示。一篇自带Bgm的文(bushi

      他感觉自己就像某个电影或者电视剧里的人物,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总会响起烘托气氛的背景音乐。比如现在。

      布鲁斯一拳狠狠地挥到沙袋上,没等沙袋重新荡回原来的位置他又补了一记重拳。寂静的蝙蝠洞只有汩汩的水流声和蝙蝠翅膀收紧的声音,但布鲁斯耳边却是震耳欲聋的暗黑风格重金属音乐,而他现在甚至都不在夜店。今晚他被迫停止了夜巡,上次的行动中他潜行在黑帮的秘密藏身地,配合着行动从头放到尾的碟中谍插曲让他烦躁的差点没打开保险柜。

      那紧张又熟悉的旋律让一切本该正常的行动多了几分别扭,就像在配合着背景音乐进行着一场演出。这荒谬的魔法后遗症必须得解决掉。他决定明天早上就去找扎塔娜。就当心情稍微轻松一点时,耳边的音乐突然切换成了轻快的欢乐颂。布鲁斯翻了一个白眼,他现在的心情还没有那么欢乐。

      “我认为这只是暂时的副作用,”扎塔娜认真地用魔法给他做了一个体检后总结道,“我暂时还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十分抱歉。”她安慰地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就这几天,不会对你造成太大麻烦的。保持心情平静可能会有帮助,我相信那对你来说小菜一碟。”她眨了眨眼睛。

      “谢谢,扎塔娜。”布鲁斯尽量不让耳边播放着的硬核说唱影响到他的平静心情,即使那的确让人心烦,而他以前几乎都没怎么听过这些歌,很可能是那个魔法师的趣味。

       闪电侠第一个冲到了他面前,用比平常都要快的语速说道:“你现在还能听到那些东西吗?那些'魔法耳虫'之类的玩意儿?就是有点好奇,这些歌是根据你的心情播放还是其他什么……蝙蝠侠?”闪电侠看着头也不回的蝙蝠侠,捅了捅跟在他身后的绿灯侠:“你说是因为那些音乐声太大他没有听见我的话吗?”

       哈尔懒懒地回答:“他可是蝙蝠侠,没什么是能让他高兴起来的。我倒是羡慕他的这个新能力。想想看,在和那些丑陋的外星生物作战时,突然响起加勒比海盗的经典插曲,配合着我精准的攻击,那可真是帅气……”他为他自己的想象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你可以用你的戒指变出一个巨型音响放在旁边。”巴里无所谓地耸耸肩。

       “嘿那可不一样!你看……”

       布鲁斯没有心情听他们无谓的争辩,于是加快了脚步走向了主控制室搜寻留下这该死后遗症的罪魁祸首。超人看到他之后走了过来,带着关心的语气悄声问道:“你还好吗?”

       “除了那恼人的音乐之外?我想我还好。”布鲁斯庆幸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听不到,不然这首在超人一露面就响起的Heart Attack一定会让克拉克友善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这些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歌名的歌居然还老是挑场合蹦出来。虽然这首歌挺上口的。

       “好吧,我……我们有点担心你。”克拉克跟在他的后面,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你帮我挡下那一击,而我们都不知道那些魔法攻击的最终效果是什么。如果下一次的后遗症不只是这样……”他放轻了声音,“布鲁斯,不要再这样做了。”

       布鲁斯的耳边的歌曲切换成了Dying for you,歌词更像以是克拉克的角度唱出来的,和他真挚的眼神十分契合。这个场景就像是某种爱情基调的音乐视频,看来这个魔法师对歌曲风格的喜好范围跨越挺广的。

      “真是见鬼了。”布鲁斯叹了一口气,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这些转换自如的歌曲确实是一种折磨。“听着,如果知道是这种后果,我是绝对不会替你挡下来的。但是我不能冒着让这个世界失去超人的风险,你的意义比你自己想象的要重要的多。”他走进了电梯里。

      “我不喜欢你这样看轻自己,”克拉克皱起眉头,用手拦住正在关闭的电梯门,紧跟了上去,“而我有能力打赢那些魔法师。我已经经历过那么多了,现在还能好好站在你面前。这些都少不了你的帮助……我也不能冒着失去你的风险。”他伸出手贴上布鲁斯的手腕,手指下滑顺势握住了他的手。

      “我不知道哪个更让我想翻白眼,”布鲁斯冷冷地说,没有甩开他的手,“是你毫无根据的话还这首Your love is my drug?显然这些歌都夸大了实际情况。顺便澄清一下,这些歌都不能代表我的喜好。”

      “布鲁斯,我是认真的。”克拉克手上的力度大了一些,电梯狭小的空间升起了紧张的气氛,“我们进行过无数次类似的对话,我不想这一次也是以我们不可调和的分歧告终。”他放松了手劲,“下一次,我们应该一起面对。”

      “如果我耳边没有一首叫'Superman'的歌,我的注意力能更好地集中在你说的话上。”布鲁斯抽出他的手,跨步出了电梯,“不过我同意你的说法。”而歌词中唱道的“如果我能减少你一半的痛苦,我会像你那样陪你走过最煎熬的时刻”也让克拉克的话更加有说服力。

       钢骨站在控制台前,屏幕上是最近的监控录像。他听到提示声后转过身,说道:“已经确定他的位置了,我们现在就能逮到他。”

      “那我们在还等什么?”

      一天结束后,他们终于有时间做些除了拯救世界之外的事。魔法师被捉拿,虽然已经施加的魔法不能即刻消除,但是蝙蝠侠不必为此烦恼太久,今天过后一切都能恢复正常。

      “现在你在听什么?”克拉克悄无声息地贴上正在脱下头盔的布鲁斯,在他的脖颈后留下细碎的吻。他的手附上布鲁斯的腰侧,一寸一寸向前滑动。

      “一首叫'E.T.'的歌。”布鲁斯因为他的动作微微仰起了头,发出一声轻哼,伸出右手去寻找身后人的脸颊。“这应该是最后一首了。”

      “听起来和我有关。”克拉克轻笑着在他耳边说出,并主动把脸贴上布他伸出的手掌。双手仍在布鲁斯身上摸索,慢慢解开那些制服搭扣,“有什么特别的歌词吗?”

       布鲁斯转身面对他,手移到克拉克的脑后,感受着黑发柔顺的质感。布鲁斯在他翘起的嘴角落下轻轻一吻,然后贴近他用低沉的声线缓缓说道:“Kiss me.”

FIN.

附上文中出现过的有名有姓的歌单及歌曲中的应景歌词:
(打出来之后觉得这么长没人想看的……ORZ)

①Heart Attack–Demi Lovato
Lyrics:Putting my defenses up,cause I don't wanna fall in love.If I ever did that, I think I'd have a heart attack.

②Dying for you–Otto Knows/Alex Aris/Lindsey Stirling
Lyrics:Somebody told me you had given up on your smile.That must mean you've been pretending now for a while.To me you don't have to keep hiding away who you are.Remenber how we said together we would go far.

③Your love is my drug–Ke$ha
Lyrics:What you got boy is hard to find.I think about it all the time.I'm all strung out my heart is fried.I just can't get you off my mind.Because you love,your love,your love is my drug.

④Superman–Rachel Platten
Lyrics:If I could break away half of all your pain,I'd take the worst of it and carry you like you carry me.You say that you're alright when tears are in your eyes.We're strong enough for this and I need you.It's okay that you need me.So put your armor on the ground tonight,cause everyone got to come down sometimes.You don't have to be superman.

⑤E.T.–Katy Perry
Lyrics:You're from a whole'nother world,a different dimension.You open my eyes.And I'm ready to go,lead me into the light.Kiss me'k-k-kiss me.Infect me with you love and fill me with your poison.

【超蝙】卡拉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Title:卡拉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Rate:PG-13
Summary:解决了达克赛德的问题后,生活终于迎来可贵的短暂的平静。卡拉在这一段轻松的日子内却发现了让她不那么轻松的一个小秘密。
提示:短篇一发完。女超人漫画、动画均有采集背景。采取了动画中完全没有提过露易丝为背景和漫画中老爷与大超的各种互动为背景。

      “再跟我说一遍,我们要去谁家?”

       克拉克推了推下滑的眼镜,耐心地回答道:“我们要去布鲁斯那里。你用热视线毁坏了他五万美元的设备,记得吗?现在你还没有工作……正式带薪的那一种,我先替你把钱还上。我们不能老是欠别人的。”

      “但是听他说,你的'记者工资'拿不出五万美元。你是从哪得到这些钱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分期付款'是一个非常美妙的词了,”克拉克看着皱着眉头的卡拉,“而你可以通过我们的拜访多了解一下布鲁斯。你和他相处久了就会知道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听起来你很了解他。”卡拉浅浅地弯了弯嘴角,“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会试试的。”

       卡拉对哥谭一直没有什么好感。从她迷茫又恐慌地踏上这个城市的第一步开始就不喜欢,但是她怀疑自己现在的所在之地到底是不是哥谭了。这里街道宽敞干净,名牌店面错落有致地安插在街道旁,连天也更蓝一些。

       克拉克看出了卡拉的疑惑,解释道:“这是哥谭富人区。和你之前到过的地方很不同,是吧?”卡拉默默地点点头,想到小时候生活在氪星的时候,自己住的地方也可以称得上是“富人区”,但是随着星球情况日下,自然环境以惊人的速度恶化。

      “我们到了。”克拉克指了指不远处醒目的大宅子。这座豪宅让卡拉想起了她前几天看的一部叫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电影里那个开派对的宅邸。韦恩庄园虽然没有电影里那样张扬的华美,但有种威严高雅的气势。

       克拉克按响门铃。卡拉站在他的身后,踩在门前的红毯上,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让她紧张了起来。她悄悄地把握紧的双手背到背后。她还没有见过不戴面具的蝙蝠侠,那个男人留给她的面部映象只有抿成一道冷漠弧度的嘴唇和坚毅的下巴。

      “肯特先生。”突如其来的英式口音让卡拉吓了一跳,她绕过克拉克的肩膀朝门内望去,一个衣着讲究的管家礼貌地朝她点点头,“想必这位就是卡拉小姐了。”

      “这是阿尔弗雷德,布鲁斯的管家。”克拉克向卡拉介绍。她也向阿尔弗雷德点点头,眼睛里藏不住好奇。

      “请进吧,布鲁斯少爷在二楼。现在天色已晚,请二位务必留下来吃完饭。”

      “晚饭就不用了,我们今天只是来……”

      “二位难得来一次,我坚持留下你们吃完饭。布鲁斯少爷也会十分高兴的。”

      卡拉不知道“布鲁斯”和“高兴”这两个词是怎么放到一个句子里面去的,就词性而言这两个完全就是反义词。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庄重与沉闷的装潢倒挺适合他的。

       他们上到二楼,一模一样的木门让卡拉怀疑管家把话说的太模糊。克拉克却轻车熟路地走到一个房间前,打开了门。卡拉不禁想到布鲁斯对孤独堡垒同样的熟悉程度。他们的关系的确很好。

       她跟着克拉克走进了房间。柔软厚实的羊毛地毯吸收了行走的响声。黑发男人坐在窗户边,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书。虽然卡拉从没见过蝙蝠侠的真容,但是眼前人散发出的安静沉稳的气息让她一瞬间就知道这就是他。

      “你们到这来干什么?”带刺的冰冷语气让她更确定这就是他了。他有一双令人过目难忘的蓝眼睛,卡拉想到了那些时尚杂志上用昂贵摄像机拍出的模特们。脱下黑漆漆的蝙蝠装后,布鲁斯嘴角冷漠的弧度现在反而给她一种熟悉感。

      “我们是来还你钱的,”克拉克忽视了布鲁斯嗤之以鼻的哼声,把信封拿出来递给他,“虽然我不能一次性还完,我每个月会定期过来给你的。还有……阿福把我们留下来吃完饭了。”卡拉听到布鲁斯在起身时嘟囔着“借口”之类的话,她有点疑惑。

      “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卡拉,你想去书房看看吗?”克拉克的语气轻松地仿佛身后没有一个瞪着他的布鲁斯,卡拉有点局促不安地看了看布鲁斯,回答道:“如果布鲁斯没问题的话。”他们这片区域被不同的气场分割成了鲜明的两部分,不管去哪里都好,卡拉想赶紧离开这个房间,即使她现在也想多了解一下布鲁斯。

      卡拉在离他们有五个房间的书房内,这点距离还不足阻止她的超级听力。但是克拉克教过她要好好运用自己的能力,不能随意使用来侵犯他人的隐私,这不仅是对自己能力的更好掌握,也是一种道德上的自律。但她真的很好奇他们会谈些什么。

       翻书时纸张的声音。衣料和皮质物体摩擦的声音。克拉克应该坐在了沙发上。

      “现在还太早了。”布鲁斯的声音很轻,少了一份方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迟早要知道的……还是越早知道越好。”又是一阵摩擦声。大概是克拉克又站了起来。

       “我觉得……”他的声音突然更小了。卡拉眯起眼睛,把注意力集中在捕捉他们的声音上。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只能听到模糊的几个词。就当她凑在墙边继续努力的时候,布鲁斯清晰的声音突然传入她耳中:“……万一她正在听呢?”卡拉赶紧从墙边闪开,收敛了听力范围。惊吓的同时产生了一阵内疚感。她答应过卡尔不要这样做的。

       克拉克走近布鲁斯,弯下腰,双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这个姿势让布鲁斯无处可去。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克拉克在布鲁斯嘴角微微翘起时,俯身轻轻吻了吻他。

      “她不会的。”克拉克的眼里带着笑意,“天啊,我们多久没有这样做了。我想念这个。”

      “显然久到让你忘记了什么场合我们才会这样做了。”布鲁斯合上书,一副不耐烦的神情,“下不为例。”他的手伸入了克拉克的发丝间,嘴唇压在克拉克微微张开的嘴巴上。他的手微微发力,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缩得更短。克拉克尝到了熟悉的小甜饼的味道,他更加期待一会儿的晚餐了。

       卡拉捧着书,却看不进去。她一直想着他们到底要告诉她,或者是在隐瞒着什么事。就当她想再次使用超级听力的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卡拉小姐,晚餐准备好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传来。卡拉立马放下书本,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被吓到的那样,她打开门说道:“我这就过去。”

       食物的香味让卡拉暂时忘记了刚刚的烦恼,现在她的脑海里只剩下满足幸福感。“阿福,这真是太美味了。”卡拉对正在往她的酒杯中倒红酒的阿尔弗雷德说道。

       “您喜欢就好。”

       他们没有坐那个长到吓人的长桌,这也是阿尔弗雷德安排的。晚餐摆在一个方桌上,卡拉和克拉克坐在一边,布鲁斯坐在他们对面。这样的座位安排让客人更加有亲切感,卡拉看得出来阿尔弗雷德的用心,现在她已经对他十分有好感了。

       “阿福的手艺是一如既往地棒,”克拉克夸赞道,“布鲁斯,你能把盐递给我吗?”

       布鲁斯拿起桌前的盐罐,伸手递给了他。克拉克接过后道了谢。卡拉不敢想象自己刚刚无意间瞟到了什么。她看到克拉克接过盐罐时,手指轻轻划过了布鲁斯的手背。如果这是无意为之她也倒还能理解,但是她听到了布鲁斯加快的心跳声。

       卡拉不小心捏弯了手里的叉子。布鲁斯看向她,神情有些不自然。

       “晚餐真的太美味了,我没忍住控制自己的力道。”卡拉尴尬地笑着解释,“我去厨房再拿一支。”

        她到厨房时透过窗户看到了天边聚集的乌云,沉闷的雷鼓声轰隆隆地作响。要下大雨了。

        “卡拉小姐,是需要叉子吗?”阿尔弗雷德看到卡拉手上弯成一个奇妙形状的叉子,打开橱柜取出一支银叉。

        “是的,谢谢。”卡拉接过叉子,她看到阿尔弗雷德正在调配的甜品,“我来帮忙吧。”

        “那真是非常感谢了。”阿尔弗雷德将装着甜点的碟盘送到她的手里,“这是您的一份。”

        他们回到了餐桌。卡拉看向端坐在餐桌对面的两人,努力控制着自己才没有把阿福给的叉子再次捏弯。她透过桌布看到了布鲁斯的右脚在餐桌下挑逗般地摩擦着克拉克的小腿,他腿上的动作和他正在与常人无异地切牛排的动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克拉克的耳朵有些发红,他看到卡拉后迅速轻咳了一声,但布鲁斯并没有停下脚上的动作,像是在对刚才克拉克的行为进行着报复。

        卡拉对他们两个之间的这种关系并不知情。不过现在她一想当初两人在孤独堡垒的一言一语和双方的绝对信任,还有与对方如光明和黑暗般互补的特点,她便觉得这其实挺合理的。

        “外面要下大雨了,两位不如就在庄园留宿一晚。”阿尔弗雷德送上甜点时,提出了合适的建议。“这里的客房足够多到两位使用了。”卡拉听后觉得克拉克绝对是会同意的。

         “那就麻烦你们了。”
        
        卡拉暗自露出了一个笑容。

        克拉克朝阿尔弗雷德露出礼貌的微笑后,卡拉发现他的眼神瞟到了布鲁斯那里去。布鲁斯没有看他,餐桌下却收回了他的脚。

        凌晨一点左右,吵醒卡拉的不仅只有电闪雷鸣的暴雨。她拿起枕头把自己的脑袋捂住,大声叹了一口气:“老天啊……”她只希望克拉克能听到她的抱怨声。不过显然他太投入了,因为布鲁斯的低吟和喘息声一点也没小。

–FIN–

【超蝙】吸引(五)

第五章

       “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克拉克看到推门而进的露易丝,走上前接过她的包。露易丝脱下高跟鞋,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脚踝。
      
       “如果布鲁斯·韦恩没有推掉采访,我这一天会过得更好。”露易丝伸手挽住克拉克的脖子,贴上去轻轻吻了吻他。“我现在快累死了。你怎么还没睡?”

        克拉克稍微拉远了和她之间的距离,左手从背后拿出一朵玫瑰花,说道:“给你个惊喜。”

       “噢,你太棒了,”露易丝接过玫瑰,闻了闻后还给了克拉克,“今天是什么日子?”

       “只是平常的一天,什么事都没发生,”克拉克有点心虚,“我给你放好了洗澡水。”

       “谢了,宝贝。但我现在只想睡觉,”露易丝打了个哈欠,“你自己去享受一下吧。”说罢她便走向卧室,连妆都没有卸就躺到了床上。“晚安。”她模糊不清的声音传来。

       “好吧,”克拉克看着左手拿着的花和右手提着的包,“应该的。”

         他们的婚期就在两天后,婚礼由露易丝全权操办。他们会在堪萨斯举行一次,在那之后又会在大都会举办一场婚礼派对,派对邀请的主要是露易丝的朋友和工作中的合作伙伴。可即使有这些繁重的事物处理,露易丝仍没有停止工作。

       “钱不会从婚礼蛋糕里面吃出来,克拉克,”露易丝对劝她停止工作的克拉克这么说道,“我们需要更多的预算。”而克拉克想帮忙时,露易丝又说:“你还有整个世界去拯救呢,这些事让我来吧。”话是这么说,可克拉克感觉露易丝只是不赞同他的品味而不让他插手。

        如果真的要说实话,克拉克现在只是感觉他和露易丝之间除了工作与婚礼事项之外没什么可说的。这只是暂时的。克拉克这么安慰着自己。他把花插入花瓶中,又把包放在的衣架上。走到浴室中看了眼放好了热水还撒了花瓣的浴缸。

        他们的爱情是平稳和谐的,就像这一池恒温的水。克拉克和露易丝既是朋友又是恋人,他们的友好关系简直可以称作是办公室恋情的最佳典范。但克拉克仍能在露易丝微笑的面庞背后,感受她隐藏起来的怅然若失。她有过一段恋爱史,克拉克从不去过问她的过去,但从别人那里他知道了那段时间露易丝陷入了一段疯狂的热恋中。她仍然理智自信,不同的是整个人每天都仿佛散发着光芒。

         克拉克盯着水面的泡沫,用手把泡沫聚拢。他们的爱在工作中渐渐萌发,一颗种子慢慢成长为一颗小树。一句话突然在克拉克脑海中响起:“也许我爱的已不是你,而是对你付出的热情。”他一愣,摆了摆头试图把这奇怪的话甩出脑海。他们早已不是被荷尔蒙冲昏头脑的青少年,幼稚天真的疯狂热恋的年龄已经过去,他们需要一份成熟稳重的爱。他需要。

         “十分有趣。”布鲁斯看着蝙蝠洞里显示屏上面的数据分析,他边看边在本子上记录。

         阿尔弗雷德端着小甜饼走了过来,将茶和甜饼放在布鲁斯旁边。

         “我真心希望这根头发您是通过正当手段获得的,韦恩少爷。”阿尔弗雷德瞥了一眼放在分析仪上的头发,克拉克的头发。

         “当然,”布鲁斯继续写着,“事实上比我想象的要轻松。”布鲁斯用舌吻全然吸引住了克拉克的注意力,他因此有机会顺走一根克拉克衣服上落下的头发。

          阿尔弗雷德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想这就是您几乎没什么朋友的原因。”

         “抱歉?”布鲁斯停下笔,回过头。

         “你那几天回来的时候心情不错,布鲁斯。”阿尔弗雷德取出眼镜布擦了擦单片眼镜,“可你之后就对肯特先生进行了调查。”
    
         “所以我才能发现他就是超人。”

         “所以你至今还孤身一人。”阿尔弗雷德重新戴上眼镜,“你需要一个人在你身边,布鲁斯。我不能永远在你身边帮你,我十分乐意看到你找到那个人。你得用心去了解别人,而不是用数据。”

         “蝙蝠侠不会玩那一套。”

         “但他需要。”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并非不想和克拉克达成一个友好的关系,他们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他们都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但是……布鲁斯端起红茶喝了一口,闭上眼睛感受着醇香的热气的口腔里回荡。他想到了克拉克柔软温热的舌头、他明亮的蓝眼睛、他温暖阳光的笑容,还有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他们不能成为朋友。

        布鲁斯放下红茶,重新将目光投向屏幕。

–TBC–

【超蝙】吸引(四)

第四章

     “味道怎么样?”布鲁斯看着吃着热狗的克拉克,问道。看完球赛后布鲁斯说带克拉克去一家他认为味道不错的店,克拉克以为会是有钱人经常去的高档餐厅,到了之后才发现是一家开在街角的热狗店。简单而略带复古风味的装潢让这家店几乎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不仔细观察根本不能发现。

      “很棒。”克拉克吞下口里的东西,点着头说道。“我从来不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家店。”这家店的客人不多,仍然有很多空着的红皮软座,但他们选择了一个面对面坐的小桌。

      “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布鲁斯说完喝了一口可乐。克拉克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你现在太不像人们认识的那个布鲁斯·韦恩了。”

      “那你看是什么样的?”布鲁斯舔去掉在手背的酱汁。

      “更真实。”克拉克想了想说。

      “你觉得那是件好事?”

      “为什么不是?”克拉克反问,推了推有些下滑的黑框眼镜。“电视或者报纸上的你……看上去并不是真正的开心。”

      “一个几天前还不知道布鲁斯·韦恩是谁的男人这么说道,”布鲁斯看着因为这句话而变得窘迫的记者说道,他低低地笑出声,“看来某人私底下有做功课呢。”几天前他们根本不认识对方,但这几天的接触让布鲁斯感觉他们仿佛认识了很久。对陌生人有奇怪的熟悉感不应该是什么好事,可他们待在一块儿时那种轻松的氛围神奇地让布鲁斯逐渐放下戒备。

      “你的……嘴巴旁边有点蛋黄酱,就在这里。”布鲁斯指了指一个大致的位置。克拉克用手去擦,但是没擦到。

      “就在右边一点……下面一点……再左边一点,好了。”

      “你可以直接帮我擦一下的。”克拉克看着餐巾纸上擦下来的酱料。

      “两个男人坐在情侣桌吃热狗已经够引人注意的了,”布鲁斯拉低了灰色帽檐,“我还不想为报纸娱乐版提供更多素材。”

      仿佛是回应他的话,一个卖玫瑰花的小女孩走进店,走向他们。“先生,为你的男朋友买一朵玫瑰花吧。”小女孩递来一束火红的玫瑰。

      克拉克尴尬地笑了笑,澄清道:“不,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小女孩听罢,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说道:“抱歉,为你的丈夫买一束吧。”她几乎将玫瑰花伸到了克拉克鼻子底下。

      “我——”

      “给。”布鲁斯递给小女孩五十美元,“不用找了。”

      小女孩将花递到克拉克手中,朝他们甜甜一笑:“祝你们幸福!”

      小女孩走远后,克拉克拿着玫瑰花,一副“给我个解释”的表情。布鲁斯耸耸肩,说道:“免得解释麻烦。你可以把花送给露易丝。”克拉克没来得及回答,布鲁斯的手机就响了。克拉克只得继续吃他的热狗。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传来:“韦恩少爷,采访的记者来了。你现在在哪里?”

      布鲁斯一愣,他完全忘记了下午的采访了,但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于是他说:“推掉,我现在有事。让他们把采访安排到……我明天有空吗?”

     “每天你要去开董事会,没有时间做采访。”

     “就说我临时出远门了,他们肯定会理解的。”

     “好的。”

      克拉克看着皱着眉的布鲁斯,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原来还有有其他的安排吗?”

     ”没有。”布鲁斯风轻云淡地说,他瞥了一眼克拉克,“你脸上又粘上蛋黄酱了。”
    
      克拉克回到家后已经到了晚上。鞋柜里静静地躺着另一双拖鞋,露易丝还没回家。克拉克打开手机发现她留下来的一条讯息:我在加班。下午安排的和布鲁斯·韦恩的专访泡汤了,他又把采访推了。这就是你上次不把握好机会的后果!

      克拉克叹了一口气,走到冰箱面前。他拿出一罐冰啤酒,准备等会儿边喝边看球赛。关上冰箱后,写着“下午2:30和布鲁斯·韦恩的专访”的粉色便利贴闯入他的眼帘,在布鲁斯的名字下还着重画了两条杠。克拉克突然反应了过来布鲁斯在那通电话里说的事。克拉克花了几秒钟把一下午发生的事情拼接起来。他看向那朵插在花瓶里的玫瑰花。
    
     “又和肯特先生出去了?”阿尔弗雷德悄无声息地走到布鲁斯身旁,将泡好的红茶放在他的书桌上,“您这样很冒险。”

      布鲁斯写着什么,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我以为你认为那个外星人对我没有威胁。”

     “我仍然这么认为,只是您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您的身份越容易暴露。”

     “我知道,所以在他发现之前我要尽可能多搜集情报。”

–TBC–

【超蝙】吸引(三)

第三章

        “她是个好女孩,不久你们就可以把她带回家了。”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兽医说道,她顺手捋一捋黑猫的毛,抬头给了他们一个友善的笑容。

         布鲁斯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而克拉克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道:“不,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这只猫是……”复杂的关系让他停顿了一下,女兽医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不过她很快反应了过来:“噢!不好意思,因为你们两位经常一起来,所以……”

          女兽医这么一说反而提醒了布鲁斯,他最近和克拉克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一开始是带着蒂娜一起定期去看黑猫,露易丝起初也在,到后来蒂娜为了参加各种聚会反而不来了,而露易丝最近也因为工作原因不再过来。他们在看完猫后往往会在附近的咖啡厅坐一下,谈谈最近的橄榄球比赛。和克拉克相处得越久,布鲁斯对他就越好奇。

          这个人是个矛盾的混合体,他会对递给他咖啡的服务员认真地道谢,也会因为老板娘对他身材做出调侃而微微脸红,简直是布鲁斯见过的最谦和内向的人,但克拉克也会一本正经地分析布鲁斯胡诌的一些商业纷争,在对橄榄球有不同意见时会口手并用激动地解释,让布鲁斯感受到他的理智与强势。

          布鲁斯摸到了口袋里的球票,看了一眼正在和女兽医预定下一次时间的克拉克。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克拉克提出他们应该看一场双方支持球队不是对手的比赛,布鲁斯记下来了,仅仅是因为他记忆力好而已。

          克拉克冲着女兽医笑了笑,她点了点头。他那副从来没取下过眼镜真是个败笔,布鲁斯怀疑那眼镜到底是不是矫正型眼镜,克拉克给他的感觉便是那种不会戴眼镜的人,虽说布鲁斯从来没见过他不戴的样子,但他看了这么久还是没习惯。

           他们走出宠物医院,布鲁斯戴上了墨镜。

          “其实你这样更加引人注意,”克拉克走了一段路后忍不住开口,“现在阳光又不刺眼。更何况你穿得让一般人都认不出来。”布鲁斯穿着一件灰色连帽卫衣,简单的衣物加上未打发胶而显得更加蓬松的头发使他像个大学生。

           布鲁斯看了看周围,边取墨镜边开口问道:“你今天有时间么?”他把墨镜随意插入口袋,他的手指碰到了球票的边缘。

        “应该没什么事。”如果佩里不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做点什么的话,克拉克在心里补充道。

        “我正好有两张球票,去看么?”布鲁斯拿出球票,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正好有两张整个赛季最难买到的场次的票?”克拉克接过一张球票,惊讶地抬起眉毛,不过他又想起来,这可是布鲁斯·哥谭首富·韦恩。

        “没错。我们要快点进场了。”

         虽说克拉克也看过现场比赛,但这场可以称作是最难买到票的场次的比赛是他看过最精彩的一场。震耳欲聋的人群欢呼呐喊的声音一波又一波,盖过了布鲁斯的说话声。说完什么后布鲁斯又转过头去继续看,而克拉克的注意力已经不再被球赛吸引。他看到了布鲁斯后脑上翘起的一撮黑发。

          他也不知道一撮翘起的黑发和正在激烈争球的比赛相比怎么能更吸引他,可他现在就是有一种想把那撮头发捋顺的冲动。他甚至能想象到那黑发的触感,不至于太过柔软,一种恰好好处的中和。恰到好处,就是这个词。克拉克的心绪开始飘远,他很想移开自己的目光,但那撮头发有种奇怪的引力让他难以不再注意它。

          “好样的!”布鲁斯突然起身。克拉克身边的人群也爆发出更大的欢呼声,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有点被吓到。他很快反应过来,加入了欢呼呐喊的潮流中,在布鲁斯注意到他的异常之前。然后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

         “他救下了全场不是吗。”布鲁斯转过头看向克拉克。

          “什么?呃,我的意思是,是的。他太棒了。”克拉克话音刚落,周围突然响起了欢呼和吹口哨的声音,他抬起头。屏幕上巨大的粉红爱心内圈着的正是他和布鲁斯的脸。他在皱着眉头的布鲁斯旁边显得不知所措。

          布鲁斯迅速恢复过来,向克拉克挑了挑眉:“不能让他们失望啊。”他戴上帽子,右手抚上克拉克后颈,靠近他。克拉克仍处于震惊与困惑中,他并没有注意到布鲁斯的手在微微颤抖。他想开口说点什么,但一张开口布鲁斯的舌头就伸了进来。舌吻,舌头在口腔内做着最亲密的摩擦。

          布鲁斯的灵活的舌头引导着克拉克与他纠缠,尽着一个身经百战的花花公子应尽的责任。克拉克耳朵的温度迅速上升,正如他们时不时摩擦的嘴唇的温度一样。他感受到布鲁斯的呼出的热气,听到布鲁斯加快的心跳,还有布鲁斯右手微微加重的力道。人群中发出了响亮的口哨声,主持人揶揄的声音响起:“哇哦,这个吻可真到位。”

          “我想观众十分满意。”布鲁斯往后退了一些,看着克拉克的眼睛,快速舔了舔嘴唇,他的嘴角上扬到一个轻佻的幅度,“小心别让你未婚妻知道了。”他开玩笑般地拍了拍克拉克的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仿佛刚刚他只是和克拉克打了个招呼而不是交换了一个火辣的舌吻。克拉克仍然能感受到布鲁斯贴上来的温度,他发现自己心跳的速度仍没有慢下来。

–TBC–

【超蝙】吸引(二)

第二章

         哥谭队输了。布鲁斯在经历了短暂的懊恼与失望后,和克拉克谈起了橄榄球。他们谈了很多,多到布鲁斯几乎忘记了那该死的戏剧和黏人的、老是伸出手挽他的蒂娜和她的猫。

        “我们该走了,”克拉克抬头看了看电视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他站起身,“'猫'应该结束了。”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露易丝肯定不会高兴的。”

         布鲁斯脑袋有点晕,刚刚喝的不止有啤酒,半醉半清醒中他暗暗咒骂自己喝了太多,同时也慢慢想起来露易丝是谁。“见鬼,”布鲁斯撑着头跟着说了一句,“喝太多了。蒂娜肯定不会让我开车的。”他原本计划看完戏剧表演后直接送她回家,如果让她开车她肯定借机直接到他家去。那女人总想和他发生点什么,但布鲁斯现在不想和任何人发生任何事。

         他们走出酒吧,微凉的夜风让布鲁斯稍微清醒了一点。远远朝他招手的蒂娜让他更加清醒。他想转头回到酒吧然后待到她自行离开为止。

       “很好,你半途为了球赛把我一个人留在那儿,还去酒吧喝了酒,”露易丝叉着手,冷冷地说,“看来你和这位先生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呢。这位……”她越过克拉克看向布鲁斯,“布鲁斯·韦恩?”她瞪大了眼睛,放下了交叉着的双手。

       “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他是谁吗?”克拉克有些无奈。露易丝迅速把他拉到一边:“你和布鲁斯·韦恩待在一起?你参访他了吗?他能接受星球日报的参访吗?天啊,你知不知道我们想要见到他有多难……”她看上去火气消了一大半。

       “露易丝,冷静下来,”克拉克压低声音说道,“我没有采访他,别人只是在度过私人时间,我想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记者的采访。来吧,我们回去。”露易丝难以置信地瞪了他一眼,往后退了一步。

       “不好意思,”布鲁斯上前解围,他十分乐意能不去理会蒂娜提出的“我来开车吧,布鲁斯你已经喝醉了”请求,哪怕只能逃避一会儿。“我们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莱恩小姐。谁能拒绝这么美丽的记者的采访呢?”他的谦和有礼的笑容对露易丝十分受用,谁又能抗拒英俊的亿万富翁的微笑呢。

        显然,蒂娜能。她已经坐上了驾驶座,如果布鲁斯还想靠四个轮子而不是两条腿回去,他只能坐上副驾驶座。克拉克朝布鲁斯报以一个感激的笑容,和露易丝走向他们的车。

        “布鲁斯,你能帮我抱一会儿安娜吗?”蒂娜把黑猫抱起来,送到他面前。

        “当然。”

        布鲁斯不介意,但安娜对一身酒味的他很介意。黑猫离开女主人的臂弯后变得多动起来,布鲁斯不得不抓住她的爪子。黑猫显然很不满被抓住,她的尾巴扫动着,试图挣开束缚。安娜伸出爪子,朝他的手背挥去。蒂娜惊叫了一声,黑猫从车窗跳了出去。

        好极了。布鲁斯心想,看来今天晚上能摆脱她了。

       “布鲁斯,你还好吗?”蒂娜焦急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她明白在爱猫和亿万富翁之间该先关系哪一个。

       “我没事,快去找……”话音未落,汽车喇叭和急促的刹车声传来。蒂娜和布鲁斯对视了一眼后,急忙推开了车门。高跟鞋急匆匆的声音响了一阵后停了下来。布鲁斯也推开车门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蒂娜蹲在一辆白色轿车前,旁边站着一男一女。布鲁斯走近一看,黑猫躺在车前,前爪的黑毛被血黏在了一块,但她的肚子还在微微起伏。愧疚感涌上他心头。他一看站着旁边的男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克拉克仍是一副震惊的表情,露易丝则是一脸歉意。

       “先送去宠物医院吧。”布鲁斯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

–TBC–

【超蝙】吸引 (一)

Title: 吸引
Rate:PG-13–NC-17
Relationship:已定婚大超/刚出道老爷 克拉克/布鲁斯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相遇在剧院洗手间内。一系列事件让他们渐渐卷入对方的生活,他们之间产生了从没有过的化学反应与相互吸引。但克拉克和露易丝临近的婚期和布鲁斯除了花花公子身份的另一个身份让他们面临艰难的抉择。
警告(?):大部分日常,少部分提及秘密身份(说不准),后有正剧(大概吧),章节字数不定,私设有(一大堆?)
            

第一章

        “不好意思,但貌似这是最后一张纸了。”克拉克抽出最后一张纸后,朝着穿西装正在洗手的黑发男子说道。

        “烘干机呢?”西装男子指了指他身后。

        “是坏的,我把纸分你一半吧。”克拉克说完便小心翼翼地撕下一半递给他,看到伸过来的手腕上戴着的精致昂贵的手表。

        “谢了,”西装男子接过纸巾,扫了他一眼,“戒指不错。”

        克拉克看向对方的蓝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回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噢,这是我未婚妻选的,我们一个星期后就要结婚了。”他微笑着说道。

       “她眼光不错。”男子回答道,看了看戒指又看了看克拉克,“好了,谢谢你的……纸。我要回去看下一幕了。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请问现在几点钟了?”克拉克跟上去问道。

       “八点二十七。”男子抬起手看了看。

       “我也得赶快走了,下一场'猫'马上开始。”

       “你的女朋友恐怕已经等急了,”男子轻笑,迈步推开门,“我的女伴估计也是。”

       “你们也在看'猫'?那可真巧,说不定我们刚刚还见过。”

       “如果你说的'见过'指的是开演十分钟后一对情侣从她面前走过还踩到了她的脚,那我们的确十分有缘。”

       “我的天啊,”克拉克瞪大了眼睛,“那是你的女伴?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们进来时太黑了,更别提那只猫……”

       “没事,你刚刚也道过很多次歉了。那猫是她的宝贝,她非要带着一只猫来看'猫',这也不是别人的错。”男子耸耸肩,拿出票示意门前的侍者。

       克拉克看到男子轻松的神情,松了一口气,跟着他走进了剧场。

       “克拉克,怎么现在才回?”红发女子用刻意压低的责备的声音问道,她伸出手握住他的左手,“记得我们花了多少钱才买到票的吗?”

       “抱歉,”克拉克本想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但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他只好用手指轻轻安抚女子的手背,“刚刚我在洗手间偶遇我们的邻座,多巧啊,露易丝。”

       “噢,露易丝抽出手理了理散在箭头的红发,“那真是挺巧的。”她微微倾身,把手伸给那位男子,“您好,我是露易丝,这是我的男伴……”

       “克拉克?”男子带有笑意的声音帮她补上,想礼貌性地握住她伸过来的手,但握了个空,他又往旁边试探了一下,略带狼狈的抓住了她的手,“非常抱歉,这里太黑了。我是布鲁斯。”

        露易丝轻笑的声音传来。随着音乐响起,他们都不再说话。

        布鲁斯靠向座位,用手揉了揉酸胀的眼睛。舞台的灯光打在演员身上,她尖细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在座每一个观众的耳中。也许不是每一个。布鲁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左手撑住脸,眨了眨眼睛以保持清醒。

        又过了十多分钟,再大的声音也阻止不了他合上眼睛了。起初他还能保持动作,但随着睡眠的深入,他的重心向左倾斜。他靠在了克拉克肩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让克拉克一愣,他小声问道:“布鲁斯?”对方并没有回答他。克拉克可以确定他睡着了。刚刚在洗手间时看到他洗了把脸,似乎是让自己清醒点。

        克拉克无奈地保持着姿势,没有再出声。过了一会儿,布鲁斯开始小声嘟囔“我必须去”之类的梦话。他的女伴注意到布鲁斯的声音,转头轻轻问道:“发生了什么,布鲁斯?”这下他醒了,发现自己靠在了克拉克肩上。

       “抱歉。”他俩几乎同时开口说道。

        布鲁斯清咳了一声,重新靠回了椅背上。他的女伴觉得奇怪,在黑暗里她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她追问道:“出了什么事?”

       “不好意思,蒂娜,”布鲁斯起身,“我还是去外面等你好了。”

        蒂娜更加困惑。“你不喜欢这部戏吗?”蒂娜拉住了他的手,“我们可以一起走。”布鲁斯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说道:“你爱看这部戏,留下看吧。我就在外面酒吧看今晚的橄榄球赛。”蒂娜想拉住他,但布鲁斯快一步离开了她。

        “露易丝……”

        “不行。”克拉克刚刚开口就被她的未婚妻打断。“这是你半个月的工资,克拉克。你真的愿意把它浪费在每天都能看的橄榄球赛上?”

         克拉克反驳道:“这不一样!这场球赛我等了好久了,我刚刚看到大都会队就要进球的时候你就把我拉了出来……”

        “再晚一点我们迟到就不止十分钟了!”露易丝注意到其他观众的嘘声,压低了声音。

        “对不起,露易丝,”克拉克飞速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会在出口等你。”

         这可是大都会和哥谭的争夺战,克拉克对此期待了好久。但不幸的是他忘记了在同一天晚上要和露易丝去看歌剧。当她在旁边不停发表着关于重新翻修的哥谭大剧院有多么辉煌的言论时,克拉克正关注着橄榄球赛事的时间安排,他只是心不在焉地点着头。

         克拉克走出剧院,看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旁有一个酒吧,他快速走了过去。酒吧里没什么人,这个时间爱看球赛的球迷更多会选择待在家里,拿着冰啤酒、躺在电视机前的沙发上,准备随时发出欢呼或咒骂。克拉克看到了布鲁斯,他脱下来西装外套,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色衬衫,手里握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啤酒。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眉头紧锁。屏幕下方显示着当前比分,大都会暂时领先。克拉克的内心发出一声欢呼。不一会儿布鲁斯注意到了他,便回头向酒保说道:“再来一杯,给这位先生。”

        “谢谢。”克拉克拉开布鲁斯身边的椅子坐下,端起啤酒喝了一口,“你爱看橄榄球?”

        “嗯。”

        “为什么?”克拉克忍不住继续问道,看到布鲁斯看比赛时专注的神情让他意识到自己找到了一个和自己有相同爱好的球迷。

        “难道你是记者什么的吗?”布鲁斯瞥了他一眼,但没有不耐烦,“我从小就喜欢。如果不是家庭原因,我本来是打算当一名职业橄榄球员的。”克拉克不禁联想到他穿着哥谭队的球衣,用不可抗拒的力量奋力冲向对手的情景,他的黑发被汗水浸湿,蓝眼睛里闪着凶狠与自信的光芒。

         “你为什么喜欢?”布鲁斯反问道,看向他。克拉克想了想,说道:“以前一直被这种暴力的运动方式吸引,你知道的,青少年的思维方式。”布鲁斯点了点头,“随着年龄的增长,橄榄球中的另一种东西吸引着我……”

         “合作?”

        克拉克一愣,一种被理解的喜悦爬上他的心头,他点头:“正是如此。”克拉克从小没有什么朋友,他在橄榄球队员的配合与信任中找到了未曾获得的慰藉,这使他真正爱上了这门运动。他渴望找到属于自己的团体。

        球赛转入中场休息。

       “不过再怎么说,作为对手队的球迷,”布鲁斯开口说道,“我们不应该坐在一起看。”

       “你怎么知道?”

       “如果你是哥谭人,你肯定会知道我是谁。”布鲁斯端着酒杯的手指指向他自己,“你这么关注这场比赛,所以我猜你来自两个队伍之一所属的城市。”

       “令人印象深刻的推理,”克拉克笑着向他举杯,“你肯定非常有名才会这么自信地认为每一个哥谭人都认识你。”

        布鲁斯看着自己空着的酒杯,手指划过杯口:“你只需要在哥谭待几天就会知道我是谁了,报纸上娱乐版内容挺丰富的。”

        “所以……”克拉克沉思了一下,“你是个超模?”

        “非常不幸,我不是。”布鲁斯装出一副遗憾的表情。

        球赛开场了,他把目光移回屏幕。哥谭队迅速追回了比分。半响,克拉克承认道:“看了我们的确不能一起看这场比赛。也许……我们能找个时间看场我们都支持队伍的比赛。”他把手机拿出来递给布鲁斯。布鲁斯看了几秒递过来的手机,最终还是接了过来,输入了自己的私人号码。

       “布鲁斯,”克拉克念着名字输入,“你的姓是什么?”

       “韦恩。”

       克拉克手指一停,他抬头看向布鲁斯:“那个'布鲁斯·韦恩'?我们老板的老板?”

       “看来我的曝光率还不够高到让你认出我,”布鲁斯露出了一个布鲁西式微笑,“你们老板是谁?”

       “呃,”克拉克犹豫了一下,“我在星球日报工作。”

       布鲁斯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刚刚把自己的私人电话给了一个记者?但他看到对方不知所措的神情又放下心来:“算了,留着吧。只要你不把它登到报纸上就行。”

       “我把你的备注改成了'B',”克拉克把手机递给他看,“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了。”他似乎对自己的天才想法十分骄傲。

       布鲁斯挑起眉,评价道:“对于一个订了婚的成年男子来说,一串完整姓名中间有个这么隐晦的单个字母备注名,只会让你的未婚妻觉得你在外面有个秘密情人。”

–TBC–

【超蝙】下雪天的采访

Title:下雪天的采访
Author:JackiesPumpkin
Rate:G

    克拉克·肯特本来是要在昨天下午对布鲁斯·韦恩进行采访的,但是被一通电话取消掉了,但是布鲁斯没有完全推掉采访并把它提到了今天下午。现在是冬天了,今天的雪下的正大,街上道路旁有着厚厚的积雪,道路上鲜有行人。克拉克坐在计程车内,从他在车窗的雾气上擦出的一个圆望着车外疯狂飞舞的雪花。

    “抱歉,小伙子。”司机踩了刹车,回过头说道,“我的车没油了,不能把你载到韦恩庄园去了。”克拉克有点着急,还有十五分钟就是约定的时间了,他问道:“这里的计程车多吗?我还有急事要去办。”司机带着歉意的语气说道:“这下雪天很少有计程车还在外面的,我也是趁着这个时间想出来多赚点。”克拉克只好将钱付了后下车,迈出去前司机说了声“祝你好运!”

     克拉克撑着伞,抱着公文包,尽量不让大雪打湿文件。还有十分钟。克拉克环顾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人后迅速走进附近的小巷。

     布鲁斯坐在沙发上看着钟,还有一分钟就是采访的时间了。他朝窗外望了一眼呼啸的大雪,记者应该不会来了吧?他打算回到蝙蝠洞去继续调查那个总是出现在大都会的氪星人。

     门铃在这时被按响。刚好是约定的时间。阿尔弗雷德去开门,拿着一条毛巾。

    “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来者的身上几乎被大雪打的透湿,头发上也是雪花,还有一撮卷发落在额前。“肯特先生,”管家将毛巾递了过去,“布鲁斯少爷在客厅,我去给你倒一杯红茶。”克拉克朝他感激的点点头,边擦着头发边朝着管家指的客厅走去。

    韦恩庄园内开了暖气,虽然克拉克对屋外的寒冷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温暖仍能让他的心情舒缓过来。他刚刚差点撞死一只同样在雪天的空中飞行的鸟,还好他及时停了下来。下雪天让飞行也变得困难了起来。

    “韦恩先生,我是克拉克·肯特,来自星球日报的记者”,他将录音笔和笔记本从公文包中拿了出来,“我们可以开始采访了吗?”

    布鲁斯看着眼前认真的记者,在大雪中赶来做采访,可真够尽职尽责的。他往后靠了一些,摆出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的样子。嗯了一声表示同意,然后漠不关心地将目光瞥向别处,比如克拉克额头前那撮卷毛上。又是些老生常谈的问题,韦恩企业领域的拓展和慈善机构的捐款什么的,在回答了事先准备好的标准答案后,布鲁斯的思绪又飘到正在调查的进程上。那个氪星人到底是怎么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呢……

    “韦恩先生?”克拉克看着明显在走神的布鲁斯·韦恩,好心的叫了他的名字来提醒他他们的采访还没结束。阿尔弗雷德端着红茶走了进来,克拉克忙道谢接下热茶。阿尔弗雷德对这个彬彬有礼的小伙子印象良好,走之前看了一眼布鲁斯似乎在提醒他对小记者好点。

    他突然想起来这小子是从大都会来的,也许能问出点什么有关氪星人的事。布鲁斯一手托着脸,懒懒地说:“我们来个中场休息,换我问你些问题。”他顿了顿,“更不那么无聊的问题。放心,这不会算在采访时间内。”看到克拉克张了张又合上的嘴布鲁斯猜到了他想说什么。

    “听说你们大都会的超人是个救世主?”布鲁斯挑起嘴角,挂出一个假笑。自以为是的救世主。

    克拉克皱了皱眉头,咽下一口红茶,反驳道:“超人从来都没有自称过'救世主',他为人们做好事。”他看着布鲁斯不屑一顾的神情,不禁想到了哥谭的那位骑士。在黑夜中匿藏着身影,同样也是为正义而战,克拉克不知道那黑色斗篷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也许黑暗骑士与超人都有些相同点——都会或多或少造人诟病。

    “你知道,也许你露出你漂亮的蓝眼睛我能考虑下加长采访的时间,不过我现在累了,”布鲁斯伸了个懒腰,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采访提前结束,我要去睡觉了。”布鲁斯耳中的隐蔽频道刚刚报道在哥谭贫民区发生了地下天然气管道爆炸,他得赶过去救人了。

    克拉克的超级听力也听到了爆炸,他现在无比庆幸这个娇生惯养的阔少的无理行为,于是立马开始整理东西:“好的,韦恩先生。希望下次还能有幸采访韦恩企业。”布鲁斯有点疑惑,一般人都会尴尬的说几句“这是安排了的采访”之类的话,这个小记者还挺配合的。还是救人要紧,他头也不回地说了声“不送”,走出了客厅。克拉克向阿尔弗雷德告了别,打开门踏入风雪中。

    当蝙蝠侠到达出事地点后,马上着手救援工作。当他把一个小女孩从着火的放屋里抱出来时,发现超人正在不远处搬开塌陷房屋的水泥墙。等超人转过身,看到了正在盯着他的蝙蝠侠,他想了想,飞上前去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在这里干什么?”蝙蝠侠发问,这个氪星人在哥谭做什么?难道也在调查我?

     超人摊开手无辜的说:“我只是路过而已。”蝙蝠侠在面具下皱起眉头,超人又听到有人呼救,赶忙飞去救人。蝙蝠侠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受困者了,闪进附近的小巷子,消失在大雪中。超人就出人后往刚刚蝙蝠侠的位置一看,果然又走了。

     布鲁斯的蝙蝠车装上了防滑轮胎,在风雪中开的飞快,他边按照导航路线边思考着。超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到哥谭,氪星人不会安什么好心。他那骗得了其他人的笑容在我这里可没有用,还有那撮挂在额头前的蠢不拉几的毛......

     等等。布鲁斯的脑袋中突然闪过一道光。几秒种后,他眯起眼睛,嘴角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当蝙蝠侠与超人成为朋友后,布鲁斯也会时不时回忆起他们的初次见面。那是个大雪天,克拉克狼狈不堪的在风雪中按响韦恩大宅的门铃,额头前垂着那撮卷毛。

FIN.

作者私设的超蝙初遇,至于为什么是大雪天,因为刚刚看完权游第六季脑子里都是大雪纷飞的场景......

【超蝙】眼妆

Title:眼妆
Author:JackiesPumpkin
Rate:G

        “所以,你每天都要画眼影去夜巡?”超人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摘下头套的蝙蝠侠。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洗掉眼妆。“这是伪装,”他头也不回地说,“就跟你那个'戴上就不能发现你是超人'的眼镜一样。”

        “是的,但我的眼镜起码不会让我看上去像个......嗯......”克拉克在他的词汇库中搜寻着一个听起来不那么冒犯人的词,“夜间工作者。”他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了。布鲁斯在水池边洗干净脸,用手草草抹去脸上的水。

        “也许你能把注意力关注在更为重要的事上,例如......”布鲁斯在显示屏前坐下,椅子背对着克拉克,“我们仍未解决的问题上。那是你带在这里的唯一原因,记得吗?”

        超人耸耸肩,说:“我只是想让蝙蝠洞的气氛轻松点儿。”蝙蝠侠平稳的声线传来:“蝙蝠洞不需要'轻松的气氛',我们是在办公。”接下来他们谁也没说话,只有引擎搜索时偶尔发出的声音和水滴落下的响声。

        克拉克四处飘荡了一会儿,像第一次来到博物馆的小孩子瞧着蝙蝠洞里的装备陈设。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蝙蝠洞,第一次被蝙蝠侠允许进入他的私有地区。这是个好兆头,虽然现在仍然对他持谨慎态度,但与正义联盟一次次合作使蝙蝠侠逐渐放下防备。让超人去蝙蝠洞就是向正义联盟发出的友好信息了。不过闪电侠有些不满意,“为什么是那个蓝大个?我也想去蝙蝠洞啊!”这是他的原话。得到蝙蝠侠的信任是克拉克颇为自豪的成就之一,要问为什么?因为这的确十分困难啊。

        蝙蝠洞里主要是武器与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设备组成,谁知道那些东西是蝙蝠侠自己做的还是什么呢。超人看到一个桌子上随意放置着各种工具,然后这些工具中间有一个开着的黑色盒子。里面是一只眼线笔。还有黑色眼影。

        这是蝙蝠侠的......化妆盒?超人偷偷瞟了眼蝙蝠侠,确定他没有发现自己看到了什么。难怪他没让其他人都来,按照这盒子还是打开的状态,应该是他自己也没想过会让超人来。知道黑暗骑士还要每天画眼妆去夜巡,听起来可不是什么让坏蛋恐惧的事。事实上,这听起来,有点性感。莫名其妙的性感。克拉克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有点吓到了自己,随后就是懊恼,为什么我会觉得同事画眼妆去工作会有些性感?

         他飘离那个化妆盒——他就这么叫了——试图去想点别的什么。对了,和布鲁斯谈谈正事,这就是你来的目的。“布鲁斯,进展怎么样了?”他把手搭在椅背上,看着屏幕问到。蝙蝠侠头也不回地说:“还在搜索中,我的蝙蝠镖里面安装了跟踪器,敌人的去向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对话结束。克拉克作为一个记者,擅长提出问题并引导出更多的对话。但布鲁斯也是谈话的高手——他知道怎样终结不必要的交谈,似乎他从来就没有“闲聊”的概念。克拉克不想继续在沉默中等待,但也不想像一个多话的记者一样追着蝙蝠侠问他一些毫无内容的无聊问题。他的确想与蝙蝠侠进行交流——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

        “我刚刚看到了你的化妆盒。”克拉克几乎刚把话说出口就后悔了。拉奥啊,我说了“化妆盒”这个词吗?他硬着头皮把自己的话接下去,“我是说......你的伪装盒?”这听起来好不到哪里去。

        蝙蝠侠终于转头看向他,超人本以为他会冷冷的叫他滚开还是什么,但蝙蝠侠只是揉了揉眉心,开始解释:“我的面具你也看到了,眼睛周围得涂上黑色的眼影,我一开始不习惯,但后来就好些了。如果你非要对这个问题刨根究底,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超人连忙摆手,说道:“我没那么想!你挺适合画这个的......”他今天是糊涂了还是怎么了?当面对着蝙蝠侠说你的眼妆看起来很棒?

         “这听起来,会让我们接下来的等待时间很尴尬对吧?”超人自知地往后退了几步。布鲁斯背对着他,克拉克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完了,我和蝙蝠侠这辈子都别想成为朋友了。几秒种后,布鲁斯的声音传来:“其实我也觉得眼影能把我的眼睛衬的更蓝。”他的声音中隐含笑意。克拉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布鲁斯是在帮自己圆场?也许我还有机会,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我也这么觉得!”克拉克赞同道,然后他意识到有点不对,“你是认真的对吧?”

         “当然不是,我一开始就说了,那是伪装。”

   FIN.